連載4/小巨蛋啟示錄,不是弊案卻是冤案





trivago 訂房查詢







▲東森集團投注大批人力、物力及資金在台北小巨蛋,只因一個莫須有的烏龍圍標案,小巨蛋就被台北市政府強制接管。(圖/東森國際提供)

東森巨蛋公司從台北市政府手中接過小巨蛋,經營第二年正逐漸上軌道。但2007年1月,台灣司法史上發生了一件大事,力霸集團爆發掏空案,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的父親王又曾在案發前已赴美國,力霸案在2007年3月由台北地檢署起訴,檢調單位認定王又曾等107人涉掏空逾百億元。

當時王令麟沒在起訴之列,但風暴已捲向王令麟創立的東森媒體集團。2007年6月15日,檢方認定王令麟涉及圍標小巨蛋及與父親掏空力霸等案,聲請將他羈押,經法官審理後,認定沒羈押必要,裁定一億元交保;檢察官抗告後,台北地院於6月18日改裁定將王令麟收押。8月13日,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正式將王令麟提起公訴,罪名之一就是他涉嫌以「圍標」方式取得小巨蛋經營權。

就在王令麟被檢察官起訴的隔日,當時的台北市長郝龍斌以東森巨蛋案涉嫌圍標,以違反《政府採購法》等相關規定,加上有LED看板延遲設置及引進其他股東等缺失,宣布與東森巨蛋公司解約;同一天,也是台北地方法院宣判馬英九特別費案無罪的日子。接著在三天後,同年8月17日,台北市政府發文下令東森巨蛋在三天後的8月20日下午五時前,將台北小巨蛋點交,還給台北市政府。

短短三天,東森巨蛋公司被要求必須全面撤出台北小巨蛋,當時東森集團總裁王令麟已被收押,面對台北市政府的趕人令,東森集團陷入群龍無首的窘境。台北市政府接連出招,東森集團還得擔心被銀行抽銀根,一名東森資深員工說:「那時我們真的很慌。」東森集團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。

2007年8月22日上午7時許,夏天微熱的清晨,台北市政府迅雷不及掩耳的派出上百名警力與官員,由當時的副秘書長楊錫安領軍,封住小巨蛋所有出入口,無預警接管小巨蛋,陣仗之大,一早路過的上班族都側目旁觀。當天,市府立即禁止東森巨蛋公司員工再進入小巨蛋,並斷水斷電,媒體聞訊也蜂湧而至。

▲2007年8月22日,台北市政府派出警力接管小巨蛋,台北市政府副秘書長楊錫安拿著麥克風舉行記者會。(方賓照攝/轉載自《自由時報》)

台北小巨蛋被接管的同一時間,台北地方法院審判長李英豪、受命法官陳慧萍及陪席法官曾正龍也正開庭審理「力霸案」。這一天,對東森集團來說,正是寒冬的起始。東森集團失去小巨蛋的那天,台北地院也決定,在2007年9月20日,將「力霸案」與「東森案」合併審理,由於兩案被告人數多達189人,台北地院史無前例地決定,將法庭搬到可容納400人的法院大禮堂,王令麟也將在大禮堂內接受法院的公開審理。

關於在力霸案被判有罪入獄這件事,王令麟並沒有喊冤,只是平靜地說:「為我父親犯的錯誤,他跑了,社會不能接受,法院怎麼判,我懷著代父贖罪的心境,進去服刑,是對社會誠心的道歉。」

但對於小巨蛋案,王令麟卻是憤憤不平。東森集團投注大批人力、物力及資金在台北小巨蛋,但一夕間,只因一個莫須有的烏龍圍標案,全部財產就被台北市政府接管,即使後來圍標案無罪確定,但超過5億元的損失卻討不回來,王令麟至今仍心酸說道:「真的很不甘心,也很無奈。」他期待有一天能替東森國際公司的6萬多個股東討回公道。(本文轉載自《都是巨蛋惹的禍》)







trivago廣告

C19E01DA18915AB1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